这一系列由世界各地艺术家撰写的短文,为艺术家观点的一部分。我们要求艺术家从Tate的藏品中,撰写让他们感兴趣的、萦绕他的或激励他的作品。

希勒谈考夫曼的《一位女士的肖像》(约1775年)

考夫曼的《一位女士的肖像》的主体身穿一件新古典主义风格、带有粉红色内衬和金色镶边的蓝色长袍。背景是智慧女神密涅瓦的雕像。他旁边的桌子上的一本书和书写材料,提示他是作家,但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对他一无所知。许多人同样对此画的艺术家知之甚少——如果我没有弄错,他是英国Tate在首二百年掛出来新展示中绝无仅有的女画家。然而,居於伦敦十六个年,他是首都最独当一面的肖像画家、皇家艺术学院的创始成员,以及杰出的历史画家;1807年他於罗马离世时,由卡诺瓦主持了庄严盛大的葬礼,在此期间,效法拉斐尔的葬礼,他两幅最好的油画在游行巡列当中。

考夫曼是神童,十二岁即受委托画肖像画。师从他的画家父亲,在来英国之前,他们走遍瑞士、奥地利和意大利,并一直担任他父亲的助手;这样研习古典和文艺复兴时期作品的机会,对于女人来说,难能可贵。随雷诺兹的一位朋友和其他英国著名艺术家,她簽署了请愿书,向国王要求成立皇家艺术学院。在1769年的首个目录,她的名字后印有院士两字(他与另外一个女人玛丽.莫泽共享这个荣誉)。这之后的167年才有另一个女艺术家(罗拉骑士)获选为院士。

於卓梵尼的《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1772)中,描绘一众创办人在人体素描堂上围绕着裸男,考夫曼和莫泽在其中被“恶意边缘化”。由于女人被排除在这样的培训中,他们只能以掛在墙上的画像这种形式被代表。而随后辛格尔顿的油画《英国皇家院士大会》(1795)中,他俩虽站於其他院士旁边,但由于在总统的椅子背后,他们只能露出头部。

考夫曼是蓝丝袜会——一群受过教育、有影响力及富裕的女性定期举行文化社交活动——的积极成员。於我而言,《一位女士的肖像》的主体也属于这个组织,而未来的艺术历史学家将可以使他的名字和艺术生涯重生,像现在Tate Britain的新展示已经把這位女士以及考夫曼重新进入公众视野。

苏珊.希勒(SUSAN HILLER)生于1940年,居於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