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系列由世界各地艺术家撰写的短文,为艺术家观点的一部分。我们要求艺术家从Tate的藏品中,撰写让他们感兴趣的、萦绕他的或激励他的作品。

松谷武判谈约翰.马丁的《他愤怒的大日子》(1851–1853)

世界末日,我们站立的地面像硬币般反转,生活在深不可测的地球板块之下,真是不寒而栗。耳朵、嘴巴和鼻子充满熟悉的墙壁的灰尘,一切都在你身边落下。你想逃走……却只能无力坠落。

最终,回到日常。我继续是位艺术家。在神户,1995年的地震破坏,我现在已不太看得出来,但约翰.马丁的《他愤怒的大日子》冲击着我,让记忆,像他那土地和波浪之间的差距般被打开。这是油画强而有力的劲。我开始研究这件作品,其所呈现的情感与圣经般的幻觉是如斯的强烈,让我忆起往事一宗,而我的痛楚被他以双手与画笔掌握的概念的匠心所推翻。这真是鬼斧神功。作为一个艺术家,对于我,等于确保了我们可以把双手当成最精巧的工具,把思想转为匠心独运。这间布满作品的房间足以证实这一点。我们有很多俯拾皆是的工具,但对我来说,我的双手仍然是我表达内心世界的最佳手段。

松谷武判 (TAKESADA MATSUTANI) 生于1937年,於巴黎生活和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