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系列由世界各地艺术家撰写的短文,为艺术家观点的一部分。我们要求艺术家从Tate的藏品中,撰写让他们感兴趣的、萦绕他的或激励他的作品。

  • John Simpson, 'Head of a Man (?Ira Frederick Aldridge)', exhibited 1827

    John Simpson
    Head of a Man (?Ira Frederick Aldridge) exhibited 1827
    Oil paint on canvas
    support: 733 x 562 x 18 mm
    Presented by Robert Vernon 1847

    View the main page for this artwork

加馬拉談辛普森的《男子的頭》(1827年展出)

在秘魯有一種流行的說法:“沒有印加血,他有的是非洲血”(el que no tiene de inga tiene de mandinga)。這句話暗示人口的種族組成,其中大多數人是土著、歐洲人和非洲裔。在一個種族主義社會,很多人不願承認他們的背景,這話說提醒大家的混血起源。

上世紀80年代,在國家電視台有一套名為Matalaché的肥皂劇。由Enrique López Albújar於1928年的小說所改編,劇集關於一個混血奴隸於1810年代在秘魯北部制革廠所發生的故事,因為他的族裔背景而享有一定的特權,直到他愛上了主人的女兒。他被殺死,放置在一個用於製造肥皂的大染缸中。在電視版中,扮演Matalaché這個角色的演員,需要額外化妝來“黑”得徹頭徹尾。這讓秘魯的黑人社群很困擾,他們需要的是一種真實的再現。

《男子的頭》畫於1827年,為一個黑人奴隸的半身像,一個匿名的人在一個匿名的空間,而美國演員阿爾德里奇(出生為自由人)可能擔任模特兒。那時的倫敦,反奴隸制辯論得如火如荼。把一個自由的黑人畫作為奴隸,曝露了奴隸制憤世嫉俗的性質。

電視版的Matalaché沒有使用上一個“真正的”黑白混血兒,非因秘魯缺乏演員,卻可能是因為在一個幾乎每個人都來自混雜背景的國家裏,非人化另一個種族是唯一的識別方法。

桑德拉.加馬拉 (SANDRA GAMARRA) 生於1972年,駐馬德里的秘魯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