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系列由世界各地艺术家撰写的短文,为艺术家观点的一部分。我们要求艺术家从Tate的藏品中,撰写让他们感兴趣的、萦绕他的或激励他的作品。

  • Steve McQueen, still from Bear 1993

    Steve McQueen
    still from Bear 1993
    film, 16mm, shown as video, projection, black and white

爱伊达.慕伦内谈史提夫.麦昆的《熊》(1993)

作为一个在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生活和创作的艺术家、电影制作人、文化工作者,获得国际艺术市场的信息是一大挑选。我们的图书馆和书店储存那些你会在任何西方商店内的一元垃圾桶所发现的过时文学。然而某些时刻,你可以发现一颗真正的宝石,我猜测那是外国访客的遗留物。一次,我在街道上贩卖非法DVD的人手中得到史提夫.麦昆的电影《耻辱》(2011)的副本,对我来说,等于在草堆中发现一颗钻石。

於华盛顿霍华德大学电影系毕业后,我一直寻找挑战——由好莱坞电影制片厂系统所主导的——黑人电影现状的影片。我对麦昆作为艺术家及电影制作人的兴趣主要是来自他使用技艺作为个人表现的形式,深入探讨人性的故事,而非重蹈标準黑人叙事的覆辙。作为在视觉媒体工作的有色人种,仅仅由于我们的出生地或肤色,人们习以为常地视我们为充满异国情调的人物,而非看重我们的作品与国际艺术社区相关的强度和内容。然而,在当今这个全球化侵蚀现实以及通过互联网接通各种艺术运动的时代,艺术家的角色变得明显:由民族或文化情绪的反刍,转移到——没有机构和体制束缚所枷锁的——有关于社会处境的全球对话。

麦昆的作品反映出未来的发展趋势,以及黑人艺术家生产跨国内容时所呈现的庞杂。

爱伊达.慕伦内 (AIDA MULUNEH) 生于1974年,驻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摄影师。